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实践教学基地
公卫热点
缓解血荒须理顺体制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3-5-31  点击:305

6月14日是第9个世界献血者日,今年的主题是“每个献血者都是英雄”。在全国多地出现“血荒”之时,人们呼唤“英雄”。

洛阳女孩王晓晶到北京快一个月了,因为缺血还没做上手术。这个25岁的女孩14岁时被确诊患上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从此无法行走。5年前,她知道自己还有机会进行双髋关节置换手术,手术费11万元。

现在,她好不容易攒够手术费到北京住进医院,但还必须等血。王晓晶需要1200毫升O型血。她告诉记者,她所在的病房,因为等不到血做不上手术的病友大有人在。有些病友实在没辙,也去找血头买血,“由于血荒,加上对‘血头’的打击变严,以前100毫升血大约四五百元,现在涨到了一两千。”

“目前血液基本上处于紧张状态。”北京血液中心主任刘江表示,1998年《献血法》出台以来,北京市累计献血总人次超过400万,常住人口当中每100人就有两人献血。这两年北京市的用血量大约为140吨。“目前库存虽能保证应急需要,但远称不上充裕。O型血和AB型血相对紧张。”

刘江介绍,在北京,老百姓献血的积极性高于外地,但由于大城市医疗资源集中吸引了大量外地患者,他们的用血量约占用血总量一半。今年一季度,北京市献血情况比去年同期略有好转,5月又紧张起来。“学生是主要献血人群,但六七月份学生回家,血荒问题变得更严峻。”

全国范围内的“供血紧张”始于2010年年末。卫生部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人口献血率只有0.9%。低于世界高收入国家的4.54%(丹麦最高为6.7%,我国香港为3%,我国澳门为2.3%)和中等收入国家的1.01%,在一些省份如浙江、海南、广西等地,采集量甚至出现了下降现象。

卫生部医政司副司长郭燕红表示,血液无法人工生产,人体是唯一的来源,且有一定的有效期,因此采供血工作每天都要从“零”开始。无偿献血工作必须依靠社会公众的广泛参与和长期支持,“按2011年1232万人次献血计算,每天大约需要4~5万人无偿献血。”

6月1日,34岁的陈志云在北京遭遇交通事故,抢救性的开颅手术持续了5个小时,其中一半的时间是在“等血”;6月7日,沈阳一位主任医师无奈地宣布“今日血荒,大手术全停”;6月12日夜里,北京友谊医院外科医生孟化在微博上疾呼“救救孩子”,一个孩子急需血浆及血小板,“以度过急性期,否则不堪设想”。

最近的“世界献血者日无偿献血大调查”显示,超过四成网友担心感染疾病和献血后伤害身体。

在已经献出5350毫升全血的张桂华看来,不必为此担忧。这个54岁的退休工人已进行了129次集采血小板,“医生会详细解释献血的原理,没什么可担心的。你看我,身体健康,越来越精神。”

中国青年报社调中心(微博)一项调查显示,83.8%的人不愿意献血是因为制度不透明,担心血液被人牟利。

献血免费,在医院用血为何要花钱?全国人大代表沈进进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详解过“一袋血浆的成本”,账目细到3元、5元,“血库血液的来源是免费的,但血液采集、分离、检测、运输、保存等费用却必不可少。”

“人们心里不缺爱,缺的是理解和信任。”沈进进说,用最实在的例子和数字说话,只要把每一元钱的去向说清楚了,不用喊口号,老百姓也会理解。

像王晓晶这样,医院要求患者家属先去互助献血方能手术的情况并不鲜见。郭燕红说,互助献血在临床用血供应紧张时能发挥一定保障作用,是一项补充性措施,不是对患者及家属的硬性要求。只有血液供应充足,才能从根本上减少和避免通过互补献血来解决用血问题。“在扩大无偿献血队伍的同时,也要进一步规范互助献血,不能把它转换为血液的买卖行为。”

对人们担心的“献血容易报销难”和“献血容易用血难”情况,郭燕红表示,9月1日起全国各省级行政区域内将开展方便无偿献血者异地用血报销工作,在同一省级行政区域内,献血地和用血地用血返还标准不一致的,将按照献血地返还标准执行。此外卫生部6月12日发布的《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自2012年8月1日起施行,旨在提高血液资源使用效率和临床合理用血水平,通过“节流”保障临床用血需求和血液安全。

 
Copyright © 2013 公共卫生实践教育中心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南京市江宁区天元东路818号 邮政编码:211166 电话:025-86868409 传真:025-86868499